破解视频直播app

“事情就是这般,王家已经拿定了主意牺牲王辉保家族利益,不管杜家使什么招,他们都坚决不还手,不反击,不行动…”

陈文泽一阵头大,王家这三不九字真言,足以见其态度之坚决!

“我明白了古伯伯。”陈文泽深吸口气,既然如此事情反而简单了,王家是打定主意把这件事情定性为王辉的个人行为,和整个王家没关系,目的就是不想让杜家从中作梗,占王家的便宜。

哪怕是因此牺牲王辉,对于整个王家来说也是在所不惜的。如果能用一个王辉换来王家的安,那也是绝对值得的!

“文泽,接下来你想怎么做?”

古昌文非常好奇,之前陈文泽可是明确表示过的。

如果王家力保王辉,那这件事情和他就没有什么关系了。但是如果王家为了家族利益牺牲王辉,那陈文泽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!

如今事情已经挑明了,王家是不会把王辉太当回事的。

哪怕他是王家如今年轻一辈唯一的子嗣,可对于王家来说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,但是家族利益没有了,那损失的才是根本。

所以古昌文非常好奇,想看看陈文泽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。最终的结果陈文泽也没有让古昌文失望,面对古昌文陈文泽没有任何的保留,直接讲出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…

“我明白了,但是我也必须得提醒你,这件事情牵一发而动身。如今你的处境本来就不算太好,真友外贸的那些人对你虎视眈眈,如果再加上杜家和乔家联手,这个麻烦你还真不好解决。”

陈文泽微微一笑,“古伯伯,我听说王家几代在明珠经营上百年,可谓是一直都是明珠的地头蛇。甚至坊间都有传言,真要是比底蕴,明珠如今这些建国后的豪门望族,都难以望其项背。”

粉嫩清纯少女房间唯美写真

古昌文点了点头感慨一声,“你说的没错,要不然的话杜家和乔家疯了不成,一直盯着他们王家,还不就是看到了巨大的利益?”

“这就是了!”陈文泽冷笑一声,“我帮王辉,那就等于间接帮了王家。杜家和乔家的事情先摆到一旁不说,单单这次真友外贸给我出的难题,对于王家来说还不算什么吧?”

电话另一端的古昌文愣住了,他倒是从未站到过这个角度上去思考问题。但是不得不承认陈文泽说的非常正确,他帮了王家,那么王家自然也应该在能力范围之内帮助陈文泽…

比如真友外贸这件事情,在古昌文看来不叫事儿,在财大气粗的王家人眼里,自然也不叫事儿!

“不对啊,那你该怎么解决乔家和杜家的麻烦?”

古昌文有些纳闷,陈文泽这不是傻么?

照他这个角度来分析的话,那就等于是用解决一个小麻烦的代价,去换来了一份儿更大的麻烦啊。

真友外贸是给陈文泽出了一些小麻烦,但是这个小麻烦绝对是在可控范围之内的。别说找其他人了,只要陈文泽愿意和古昌文张嘴,也就是古昌文一句话的事情!

当然,如果古昌文真的直接参与到陈文泽和孔万真这个级别的斗法中,那就等于古昌文主动暴露了二人之间的关系。对于陈文泽也好还是古昌文也罢,这都是绝对不允许的…

古昌文启动了退路,陈文泽是他退路计划执行环节中极其重要的一步。不管这件事情最终怎么变,古昌文都绝对不会允许陈文泽主动暴露他和自己的关系。

“古伯伯,您不能帮我直接掺和真友外贸的事情,但是您和杜家、乔家却是一个体量、一个级数的存在,如果您插手为王辉说句话,这个麻烦不就顺势解决了嘛!”

见古昌文那边儿沉默不语,陈文泽继续说道:“古伯伯,如今形势不同啊,王家的反应恐怕是杜家和乔家都没有想到的。”

“在他们眼里王家如今就这么一个小辈子嗣,好不容易养到这么大了,怎么着也该当个宝贝。就算拿出过多的利益王家可能会舍不得,但是小打小闹肯定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您也知道王家的生意自成一体,只要被打开一个缺口,那接下来就极有可能直接崩盘。杜家他们就是打的这个主意,所以才会铤而走险的走出这么一步棋…”

“你说的没错。”对于陈文泽的这番分析古昌文是一万个认同,王家现在的选择就是反其道而行之!

你越是分析我不会走哪步棋,那我就偏偏从哪步路上走。

要知道杜中涛并没有死,就算是一切从严审理,王辉也不会赔上性命,对于王家来说这就足够了,只要王辉不死就行。

如果再往细里说,这个案子不见得就毫无瑕疵,杜家是势大,可王家也不是吃素的。除非杜家人自己心狠,愿意先把杜中涛搭进去,否则的话根本就奈何不得王家分毫。

“古伯伯,说到这儿我有个疑惑。”陈文泽忽然说道:“杜中涛怎么说也是体制内的,听说都干到了处级,怎么就这么被当成了弃子?”

电话另一端的古昌文冷笑一声,“如果你知道杜家年轻一辈有多少孩子,就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了。相比其他人杜中涛并不算优秀,用一个不优秀的人换另一家的独苗,你说哪边赚到了?”

陈文泽愣了愣,古昌文的话言简意赅,虽然说的简单,可却直指问题本质!

“包括乔家也是一样的,一个女儿罢了,终究是要嫁出去的。”

古昌文叹口气继续说道:“或者这也是乔家的命,上一代三个女儿一个儿子,无奈之下只能招入赘女婿,盼着生个乔姓的三代男子。”

“不巧的是,三个女儿又生了四个外孙女,外孙就那么一个…”

陈文泽眨巴着眼睛,好嘛,如果不是古昌文主动介绍,他都不了解这乔家的这段辛秘!

搞了半天,乔子衿是随母性的?

等等,入赘女婿,那董老师岂不是…

Tags